当面对恋爱挫折、婚姻动荡、家庭暴力、离婚再婚、婆媳关系、孩子成长等问题,许多人产生了极大的困惑却求助无门…… 请您走进沈阳市婚姻家庭咨询师协会,这里有专业从事咨询的老师、专家和教授为您的婚姻家庭保驾护航。让我们与心灵相约,与健康同行!
家庭教育
地址:沈阳市和平区太原南街90号
E-mail:16133616031@qq.com
家庭教育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>家庭教育
北大美女博士“职场”淘汰,从小优秀到大最终输在哪?
发布日期:2020-4-21来源:网络阅读次数:217

热播职场观察节目《令人心动的offer》不久前收官。8名高校学子通过实习期表现,竞争大上海某律师事务所的2个就职名额。

学历颜值双拔尖儿的北大博士梅桢,起初最被看好,胜算最大,末了却毫无声息地落选。

落选原因颠覆了一般认知,太值得父母和教育者深思。

优秀成梅桢都不够吗?

梅桢出场时,刚一自报家门,何炅、Papi酱等颇见过一些世面的明星观察员们就惊掉了下巴。另外7名实习生更是集体仰望,膜拜式鼓掌。

这位小姐姐的履历多耀眼呢?19岁本科毕业,20岁拿到澳洲律师资格,后进入北京大学连读硕博——只能用“优秀本秀”来形容了。

如果说学历是职场的准入门槛,那么梅桢稳稳赢在了起跑线上。

实战开始后,她展现出的专业能力也过关。

限时完成法律分析报告,她第一个提交。

案件焦点辩论,她模拟被告方律师发表代理意见,上场就切中关键点。

代表小组向客户做全英文汇报,条理清晰。

同时,她还是8名实习生中最有非诉讼业务经验和文字驾驭能力最强的。

论勤奋、努力、用功,梅桢也一点不差。

赶上暴雨堵车,上班迟到,她当即脱掉高跟鞋,光脚跑着去乘地铁。

全员作业不合格,她当天熬夜重做一份。赶项目,她和伙伴们一起在办公室加班到天明。

很多人要纳闷地敲脑壳——梅桢究竟输在哪儿?

父母倾其所有培养一个孩子,最基本的愿望是孩子未来可以在职场、社会立足。

一直以来,我们凭借“常识”相信,孩子只要具备学历、能力、努力“三件套”就妥妥是人生赢家。

可为什么完全具备这“三件套”的梅桢,仍会被职场“淘汰”呢?

关于职场天花板的真相

随着观察深入,真实又“残酷”的谜底揭开:

原来,梅桢的职场天花板是她随时随地散发出的小心、胆怯和自卑,是她并不坚牢的人格地基。

面试官问:“你有这么优秀的学历背景,从实习律师开始做,会不会有心理落差?”

她可以用无数种方式不卑不亢地回答,却选择用自我贬低的方式放大自己的不足:

“其实我在内地的法律实践方面是没有经验的,而且我没有受过国内本科四年的系统教育,这是我的一个缺失,是我要抓紧去补的。”

就算初衷是展现谦逊的态度,效果却过犹不及。

实习期前半段,几乎在任何场合,都能听出梅桢说话声音的紧张。

她过分在意别人的看法,不论面对权威还是面对同伴,都亦步亦趋,察言观色。

透过玻璃窗发现导师工作时表情严肃,就慌张猜测一定是自己的课题报告写得糟糕。

实习生们轮流做队长,轮到她时她感到压力山大,做半天心理建设才勉强从椅子上站起来。

害怕自己作为主角发言会拉低小组成绩,事情还没做就满心愧疚地向同伴道起歉来。

当其他人都主动争取锻炼机会时,只有她不举手——不是她的能力不足以应对挑战,只是她习惯于退到不能再退了才上。

大家看到她沟通中善于共情的优点,推举她给案件女当事人打电话,她却表示吓得腿软,瞬间出一身汗。

带教老师很为她可惜,她的成绩相当靠前,却一直采取防守姿态,无法将自己的能力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。

不论拼学历、拼能力还是拼努力,她明明都是最有资本自信的,可她就是难以自信。

英国心理学家哈德菲尔德说:人在自信的情况下,能够把自己的潜力发挥到500%以上,而自卑的人,只能发挥自己能力的30%。

梅桢的案例完全印证了这句话。

面试官看到梅桢在念书期间可以一年当三年用,19岁就本科毕业,26岁就博士毕业,评价她目标感和计划性很强,殊不知,这可能恰恰是她内在有着强烈自卑感和不安全感的反映。

人人都追求优秀的外在表现、优越的外在条件——以为这些能置换掉内在的自卑感、不安全感、低价值感,因此,拼命向外用力。

到头来却发现,向外用力无法带来内在改变,不良的内在核心体验却能轻易废掉你所有的外在武功。

梅桢就输在内在力量不足,内在根基不稳。

梅桢在节目中透露,她是外婆带大的,自小生活在担心害怕的情绪当中,外婆感个冒她都很慌张,最大诉求是外婆健康,努力工作学习也是为了令最爱的外婆骄傲。

养育她的长辈一直向她灌输“枪打出头鸟”的哲学,不能做第一名,只能做第二名,特别是女孩子,不可过于张扬和表现自己。

养育方式塑造了梅桢自我挫败的生存模式——

一面要通过“优秀”来获取养育者的关注和爱,一面又要通过“收敛优秀”来获得养育者的认可和接纳。

她活泼泼的生命力就这样被扼住了咽喉。

从节目中看,梅桢家的经济条件是几个实习生中最优越的,她在心理上的安全感却是最弱的。

父母缺位,与外婆相依为命——她深深恐惧失去这唯一的依恋对象,因此竟偏离了“为自己而活”的天性需求,将生命能量消耗在了围着养育者转,让养育者满意。

这也就解释了她为什么那么追求完美,害怕出错,小心翼翼。

养娃要跟养树学

许多父母致力于要求孩子有“正确”的外在表现,比如小时候听话、懂礼、学习好,长大了有好工作、好收入,按时结婚生子,过“一切正常”的生活。换句话说,都想要一个“看上去很美”的梅桢。

有这些期待算不上错,可如果将这些外在指标误当成教育的终极目标,并且采取“偷工减料”的方式去达成,就出问题了。

将我们期待孩子具备的种种外在表现比作一棵树的枝叶,那么我们期待小树开枝散叶,是该拎着嫩枝往外拔,还是浇灌树根,等待枝叶自然生发呢?

放在养树上,我们都知道后者是符合现实的——树的外观茂不茂盛,取决于地底下的根扎得深不深、养得壮不壮;放在养娃上,我们却常常突破现实边界,急功近利地采取直接上手拔的做法。

扎根的时间也不给小树留了,根养得怎么样也顾不得了。

在纪录片《北京,家长群像一览》中,一位妈妈正在给上小学的女儿辅导作业:

“这个小写的p有一个小尾巴,先把小尾巴提起来……

那是q!q的腿要长一点!你要给它拉出去,短了就是a了!”

孩子半天没写对,心里也着急,让妈妈一叨叨,更挫败了。

耐心用完,妈妈发泄起自己的烦躁和愤怒:

“赶紧的!你跟谁较劲呢?

哎哟,我的天呐!这个字写的呀……”

孩子吓僵了,自尊心备受打击,更写不下去,呜呜哭了起来:

“你老说我!”

妈妈被自己的焦虑和恐惧裹挟,根本看不见孩子的感受,吼得更凶了:

“你写的不对我就不能说了吗?

你愿意怎么写怎么写吧以后,我不管你了!

孩子先是感受到被嫌弃,最后干脆感受到被抛弃。

一个小小的教育细节当中,孩子的安全感、自信心、价值感——都被摧毁了。

类似的教育细节经年累月地发生在一个孩子身上,会怎么样呢?

TA或许最终写对了那个字母,做对了那份作业,后来还答对了好多道试题,通过了一场又一场考试,获得了一张又一张文凭,然后,TA成了个深深自卑、深深恐惧、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的人,失去了幸福的能力……

同一部纪录片当中,另一位年长些的妈妈检视了中国家庭中普遍存在的教育焦虑,说出了符合现实的思考:

“我们诚实一下,谁还记得自己初中成绩是多少?一个分数谈不上得失。

你怎么做了你现在的工作的?是你的性格、你的人格(决定的),谁管你高考多少分?

我并不是说不要去高考,但是真正支持一个人在这个社会上安身立命,甚至就是在竞争中取胜的,更多的是人是不是开心,是不是很有创意,是不是一个很好的支持者……”

这位妈妈的话恰巧可成为梅桢案例最好的注脚,点透了说即为:

1人格强壮水平才是真正左右孩子职业发展和未来命运的东西;

2、教育的终极目标是培养孩子完整健康的人格,其他所有外在指标都应是实现这个终极目标所带来的附加值——本末不能倒置;

3、培养孩子完整独立的人格,父母需要向内用功,而不是向外用力,在每一个教育细节当中,给孩子注入安全感、价值感和自信心;

4爱与自由是浇灌树根的水、培育健康人格必不可少的营养液,是实现教育终极目标的最优手段。

当许多父母急于要求孩子在遍布竞争的童年中取胜时,尹建莉老师独具智慧地提出:

童年的任务不是向外延展,而是向内积累。

一个人内在力量强大,才能很好地把控自己,未来才有可能处理好自己和世界的关系,在人生事务中获得主动权——这才是培养竞争力的正常顺序和逻辑。”

为了孩子立得稳、行得远,爸爸妈妈们,抓住童年时光,为你的小树“储蓄”内在力量吧!

这才是一本万利、一劳永逸的教育投资。

—END—


网站首页|关于协会|协会新闻|培训信息|团队风采|理论研究|婚恋家庭|推荐评优|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