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面对恋爱挫折、婚姻动荡、亲子关系紧张、家庭暴力、离婚再婚、婆媳关系冲突等问题,产生极大困惑却求助无门…… 可以拨打公益咨询热线:024-23527509
婚恋心理
地址:沈阳市和平区太原南街90号
E-mail:16133616031@qq.com
婚恋心理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>婚恋心理
我妈离过5次婚,姥姥离过两次,我从小不相信婚姻
发布日期:2020-12-27来源:网络阅读次数:374

01


真人秀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请来了思文。


今年夏天的脱口秀大会上,她突然宣布离婚、退赛,把精彩炸裂的舞台让给了后浪,当时看到这一幕蛮遗憾的。



沉默几个月后她坦诚开口,复盘这段婚姻的得失苦乐。


思文带着她的猫“尼采”搬进了一套大房子,站在窗前就能看见东方明珠。



她每月要为这套房子付出3.6万元,至于是租金还是月供,没说。


离婚后她终于拥有了对钱的自由支配权,不会再像当初那样,天马行空地想:在日本买套房子?在北京买套房子?然后被程璐否定。


她曾用10分钟时间做决定,在老家西安买了一套房,当时的感觉是“哇~好爽”。



思文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怨气,她和全国网友皆知的“睡在上铺的兄弟”还是兄弟,只是通讯录里的名字从璐璐变成了程璐。搬家之后,新壁柜上仍摆放着程璐送的礼物:一个披着斗篷,骑一只大猫的小女孩。


冰箱里有自己做的辣椒酱,朋友妈妈包的馄饨,储备的蔬菜。用观察员丁丁张的话说,“一看就是会在家吃饭的冰箱”。


思文笑着说:怎么样,我离婚后是不是更好看了?


她特别不愿意被人说离了婚过得惨。之前有个主持人问她,婚姻失败如何如何,她说:我的婚姻没有失败啊,它只是结束了。



离婚女人不需要同情。


当初分手是她提的。没有劈腿情变等七七八八,就是觉得两个人的关系已经让她产生了负面情绪。


因为工作缘故两人聚少离多,甚至不知道对方的档期。偶尔同时在家,都会有点惊讶:咦,你怎么也回来了?


原来,夫妻成了上下铺兄弟不仅是段子,也是婚姻的真实状态。



在她生病的时候,手术的时候,失去亲人难过的时候,程璐总是忙得不在身边。因为她太强大,让他错误地觉得她不需要照顾。



但独立的女人并不是不会脆弱,只不过把情绪调成了静音模式。


脱口秀大会的时候程璐反思说,在思文的一些重要时刻自己缺席,这对感情的伤害蛮大的。


感情的致命伤往往不是激烈的翻脸,而是日渐习惯没有你在身边。



面对镜头思文很克制,省略了细节,只说与程璐“在底层上有很多东西不太一样”。这种分歧,又因为长期的分离状态掩盖了。直到上半年因为疫情哪也去不了,夫妻俩在一起时间多了,这种“底层的分歧”集中显现。


比如,思文一直希望程璐能再努力一些,但程璐不愿意勉强自己去做不愿意的事。



被贴着强大、独立女性标签的思文,担负太多。


所以在刚开播的《奇葩说》第七季,程璐开场就自嘲:男人还是要靠自己!确认过眼神,全场一片会心的笑。



02


7年婚姻,毕竟在彼此生命里留下太多过往。


在民政局领证时两人很平静,甚至职业病上身,对着墙上几个标语说起了段子。


但还是难过的。他们养的猫咪有一只叫丢丢,思文特别宠爱。离婚前一晚程璐说,丢丢给你吧,你那么喜欢它。他刚说完,思文就哭了。



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不被家里看好。思文家人的原话很难听:你怎么找了这么个东西。


思文父亲第一次见到程璐是在婚礼上,他当场流泪,不是嫁女儿的激动,而是实打实的伤心,“你真是下嫁啊”。思文满不在乎地甩了句,大不了再离呗。结果父亲哭得更伤心。


等到离婚的时候,程璐妈妈是通过新闻才知道的。思文妈妈倒是女儿当面告知,但她也只能吸一口凉气,说“好吧”。


她没有什么理由去表达反对,因为她自己离了五次婚。


姥姥离过两次婚,小姨也离过。家族里唯一没离过婚的家庭,也是在风雨飘摇中动动荡荡走到了今天。



这样的剧情看多了,思文不觉得婚姻理应幸福,甚至会有些消极地觉得不幸福才是常态。


她从很早以前就认为,自己第一次婚姻肯定是会离的。



被问“你最鄙视谁”,思文想了一会,认真答:我妈。


为什么?因为妈妈把生活弄得很糟糕,太喜欢表达脆弱。思文很不喜欢,她不要像妈妈那样,于是就要求自己坚强。


她坦诚地说,家是自己很恐惧的一件事。


恐惧家庭的人会有一个共同特点:不喜欢过年。


整个世界都热闹而热情,像一场仪式感太盛的烟花。心理上无处可归的孤独,就越发衬出角落里的凄惶,躲无可躲。


思文说,姥姥去世之后,她不知道哪里是家。妈妈的家,让她觉得不是一个家。程璐的家,她也不想去。



和爸爸恢复走动之后,终于有地方可以过年了。可是当工程师的爸爸在一次工伤中不幸从高处摔下去世。


爸爸一生受人尊敬。归属感再次失去,思文花了一年时间整理自己的情绪。


所以当朋友对她说“来我家过年”的时候,她会泪目。


上一次这么感动,是在恋爱的时候。程璐送她一个布质封面有粗糙纹理的笔记本,完全不值钱,但她比收到钻戒更感动,因为这小物件里有“懂得”。


这个强大甚至看上去强势的年轻女人,内心有特别柔软的缺口



临近年底的时候,新闻里传来很多明星夫妻走散的消息。都曾经撒糖虐狗,甜得被万众羡慕。


因为“路星河”走红的快男王栎鑫,事业上升期英年早婚,有了一对可爱的孩子。



在某次人物杂志专访中,被问到“说件自己一直想做但做不了的事情”,他语出惊人:离婚。



然后秒速打圆场,连说三遍“开玩笑”。


这话如今却成了真。他对前妻吴雅婷称呼“室友”,道别说:我先下车了。



跨国CP蔡琳与高梓淇也发文宣布分手,他们的混血儿子“礼物”才三岁。


有网友说,是因为她患有产后抑郁症,格外想家,想回韩国,但孩子爸爸不愿意。


刚结婚的时候,经历过上一段婚姻的蔡琳还开心地说“在中国当媳妇很轻松”,不像韩国妻子们压力那么大。



从片言只语里我们无法猜测,一段感情经历过哪些磨损才终致面目全非。


再往前,玖月奇迹CP、阿娇与赖弘国,都无奈走到尽头。


综艺《我们离婚了》跨国火出圈,成了罕见的现象级。网友观点似乎空前一致,断言那些前夫妻并不会因为三天两夜的“同居”而重燃旧情,一是信念不够,二是改变太难。


饭冷了可以炒一炒,心冷了却很难再恢复看待生活的温度。



03


在知乎上,看见一个女孩子讲述父母的婚姻。暂且叫她A。


A家里的马桶,到了冬天就会配上一个马桶垫,是布质的。


爸爸要求A和妈妈上完厕所之后必须把马桶座垫掀上去。不然呢?他上厕所就得再掀起来,他觉得动动手麻烦。


妈妈每次都照做,但A还小,大大咧咧,不把这些家规放在心上。直到后来有一次,A又忘了把座垫掀上去。



后来爸爸去卫生间,可能是生气吧,也不肯掀。于是,整个座垫肉眼可见被他的尿液湿透。


A的妈妈看见之后问了丈夫一句:是不是把水打翻在上面了,怎么不顺手换下来呢?


爸爸扫了一眼,不屑一顾:是我弄脏的,当然不能换下来,就是为了给你们俩长长记性。


那个冬天很冷,A始终记得爸爸脸上的冷漠和轻蔑。



她很克制的没有太多去描述父母的撕破脸,只表述说:“家务是妈妈在做,钱是妈妈在赚,我的事都是妈妈在操心。”


家庭开销,女儿的教育、衣食,都是A妈妈在管。可以想见一个中年女人的忙碌与疲惫。


直到这次,一个被排泄物脏透的马桶垫,让她彻底寒心了。



父母离婚后,A更加敏感。她养成了一个习惯,不管去谁家里做客,只要用了卫生间,都要把马桶座垫掀上去。


直到有一回,一群朋友在一位男生家聚餐,上了一趟厕所出来。过了一会儿男生也去了洗手间,出来悄悄把她拉到一边,问她方便的时候是不是忘记把座垫放下来了。


A莫名其妙:当然放下来了呀,只是又掀上去了而已。男生笑说:不用,爸爸和他用完马桶都会把座垫放下来,这样妈妈就很方便。


A当时就哭了:“我妈妈何苦”。



我心疼A,不是因为她半途成了单亲家庭的女孩。而在于,因为一段冰冷荒谬的婚姻,她的性格底色被涂改成了灰调。


她的敏感,她的懂事,她的取悦,她的小心翼翼。


以及她将来在面对爱情时,还敢不敢全副身心去享受,坦坦然然提要求。


离婚并不遗传,更不是什么家族病史。它只是影响着人对幸福的感知,它以孤寒为凶器,砍斫着人面对生活的热情和勇气。



日剧《昼颜》里,纱和与俊介结婚5年了,他们并不幸福。


俊介在公司凭着性格风趣受女下属追捧,营造着一个爱妻人设,成为别人嘴里的好老公。


全职主妇纱和一边料理整个家,一边去超市打零工补贴家用。俊介对纱和没有热情,对仓鼠的爱都比对妻子多。他不愿意与纱和亲密,却要纱和独自面对婆婆的催生KPI。


本质上促成纱和出轨的,不是那一支口红勾引了欲望,也不是利佳子的怂恿,而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无望。



诗人周江有一段话在网易云人气很高:


“这里荒芜寸草不生,后来你来这走了一遭,奇迹般万物生长,这里是我的心。”


网友神评论:倒过来读试试看。


没有谁愿意做一个内心荒芜寸草不生的人。有些关系的结束,与抢在冷静期到来之前无关,与八卦新闻中的男男女女无关。



活在世上,不就是为了那点万物生长的开心?


做勇敢的女孩,放肆哭,放肆笑,坦然离开,坦然去爱。


我理解你。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及时联系 ,电话:024-23527509


网站首页|关于协会|协会新闻|培训信息|团队风采|理论研究|婚恋家庭|推荐评优|联系我们